宜春市确定公布汉春祥等8处建筑为中心城区第一批历史建筑

2020-07-31 08:56
字号:[]

宜春中心城区多处“老建筑”风侵雨蚀,摇摇欲坠,市民盼保护——

留住城市的记忆

根据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有关文件精神,为加强宜春市历史建筑保护管理,更好地传承历史文化,保留历史记忆,彰显地域特色,经研究并公示通过,7月8日,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确定公布了汉春祥等8处建筑为宜春市中心城区第一批历史建筑,在社会上引起较大反响。

那么,除了目前公示的第一批8处历史建筑外,宜春中心城区还有哪些建筑暂时没有被列入历史建筑呢?它们的现状如何呢?7月27日上午,记者先后拜访了对宜春中心城区历史建筑比较了解的市史志办主任鲍炎和原市教育局退休干部高秉庚两位专家,并实地走访了专家推荐的这些建筑。

专家建议:5处建筑可以入选历史建筑

市史志办主任鲍炎告诉记者:“我市第一批公示的历史建筑名单主要是响应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有关文件精神。根据这个文件精神,必须具有最少30年以上的建筑才能符合历史建筑的要求,同时,已经被列入文化保护的建筑不能计算到历史建筑当中。按照这个标准,目前宜春中心城区暂时还没有列入历史建筑名单的建筑不多。据我所掌握的,东方红影剧院和春台公园内的采茶剧院(原工人剧场)应该是符合这个条件的。这两个影院剧场建设于上世纪六十至七十年代,是宜春城区主要的电影、戏剧演出场所,承载了几代人的历史记忆。”

原市教育局退休干部高秉庚则认为:“原行署礼堂、旧档案馆和宜春学院北校区老三层教学大楼也应该纳入第二批历史建筑名单中加以保护。原行署礼堂建于1975年,至2010年市委市政府搬迁至宜阳新区的35年间,承担了地委行署(市委市政府)召开的各种大型会议。另外,老地委大院内(第五医院对面)的旧档案馆(现明月书院)建于1958年,是砖木结构前苏联风格楼房,也是地委大院内迄今遗存的唯一办公用老楼房。此外,宜春学院北校区老三层教学大楼,则是座清水墙的青砖灰瓦的朴素建筑。该楼建于1972年,长期作为师范、师专主要的教学楼,留下了成千上万学子的回忆。按照我的看法,这3栋房子也应该纳入历史建筑名单。”

东方红影剧院和采茶剧院现状堪忧

根据两位专家的推荐,记者实地走访这些建筑时发现:原行署礼堂、旧档案馆和宜春学院北校区老三层教学大楼目前保存较为完好,虽然有些外立墙经过了改造,失去了原来的面貌,但是主体还是保存得很完整。相对而言,东方红影剧院和采茶剧院的现状就比较令人担忧。

位于中山东路的东方红影剧院,大门处有钟表店、理发店以及服装店等几个店面在营业,不过却没有看到一个顾客。剧院里面的二到三层空空荡荡,所有房间都堆放着杂物,墙体斑驳,破败不堪。穿过剧院东边逼仄狭促的小巷。记者看到,影剧院东面的墙体还保存了原来的面貌:青色的面砖呈现在眼前,墙上长着几棵泡桐树,枝繁叶茂,延伸到小巷子上面。巷子已经成为卖小杂货的摊点,摊主是一位60多岁的阿姨。阿姨说,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影剧院非常热闹,是年轻人的娱乐活动中心,而且周边店铺林立,一片繁华。

与东面墙体的面貌相比,影剧院的西面几乎看不到原来的墙体。一排乱搭乱建的建筑突兀地凌空凸出在整个西面,与整栋建筑格格不入。这些建筑的下面有一排门店,门店的墙体刷着一层白石灰。整个西面的墙体完全看不到原有的风貌。

西面一个60多岁理发店的师傅得知记者的来意时说,承载几代人记忆影剧院如果再不保护起来,可能再过几年就会倒塌了,市民或许再也看不到这栋房子了。

随后,记者又来到位于春台公园的采茶剧院。由于采茶剧院周边都建了一人多高的围墙,不能走进去。记者只能站在青龙商厦的人行天桥驻足远眺。

由于棚户区改造,剧院周边的房子已经全部被拆掉。远远望去,剧院孤零零地矗立在空空荡荡的废墟上,周边残垣断壁、野草肆意生长。由于年久失修,剧院的前半部分破败不堪,后半部分似乎也已经失去了它的原貌。

历史建筑的保护和修缮任重道远

针对东方红影剧院和采茶剧院岌岌可危的现状,记者采访了几位市民。市民杨先生说,每一个城市都它不同的时代记忆,留住城市记忆的方式有很多,比如文化、习俗和建筑,而建筑是最直观,也是最容易让人记忆的方式。宜春中心城区的历史建筑本来就屈指可数,所以如何保护和修缮这些历史建筑就是我们每个宜春人的责任,也是为政者的使命。如果不把东方红影剧院和采茶剧院列入历史建筑名单加以保护,我们能留给后代的东西或许会越来越少。

“任何一座历史悠久的城市,都是历朝历代各个历史时期建筑物的积累。例如,苏州古城就是春秋战国时期范蠡规划设计的格局;赣州之所以又名宋城,就是宋代遗留的城墙和城市排水系统依然完好。所以,我们要吸取教训,努力保护好一些有典型意义的近现代建筑,更好传承城市的历史文化,也有利于申报创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在采访中,高秉庚说。

对于如何保护和修缮历史建筑,高秉庚也给出了自己的建议。“不拆除,不建假。修复改善恢复古建筑历史原貌,原汁原味保护历史建筑。”高秉庚说,“这是保护和修缮历史建筑的原则,这个原则不能变。”

不过,在采访中,鲍炎也谈到了一个实际问题:“由于历史建筑的级别比文保建筑低,所以历史建筑的保护存在资金难题。级别高的诸如国家级文保建筑和省级文保建筑,是有一定的国家专项保护资金的,而历史建筑的保护由于没有国家专项资金,只能视当地的财政状况而定,保护难度就更大。我们宜春的地方财政相对比较薄弱,目前还处在普查历史建筑的阶段,至于如何保护和修缮,则是下一步的工作。”

历史建筑承载了历史的记忆,记录了一座城市各个时期的特点,是城市历史的活化石。城镇化进程中,包括古建筑在内的一些具有历史文化传承价值的建筑如何保护和延续,如何从根本上解决城市开发与文物保护及文化传承的矛盾,是城市发展中面临的紧迫问题。

目前我市已经公布了第一批历史建筑名单,除了公示的8处建筑之外,中心城区还有多少历史建筑可以入选公示名单,何时入选公示名单?如何保护那些已经岌岌可危历史建筑,保护资金又从哪里来?这些问题都有待解决。

当前我市上下正在开展“优环境、促发展”大讨论活动,要求全市上下必须大力弘扬“赶考”精神,牢记初心使命,来一场思想大洗礼。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我们如何以亮剑精神,以刀刃向内、猛药去疴的勇气,来破解历史建筑保护的难题呢?本报将持续关注事情的进展。

(来源:《宜春日报》2020-07-30  记者 吴天寿 )